合作交流

·科研合作
·学术交流
·合作项目
·陇南要闻

合作交流 >> 学术交流 >> 内容阅读

关于中国经济林协会油橄榄协作组领导成员暨专家座谈会的情况汇报
作者:中国陇南油橄榄  来源:中国陇南油橄榄  发表时间:2011-6-2  点击:5173

    按照中国经济林协会油橄榄协作组的通知要求和院所工作安排,由市经济林研究院副院长、油橄榄研究所所长邓煜带队,市经济林研究院办公室主任李军平、武都区油橄榄产业开发办公室主任王兴民、石均华,陇南田园油橄榄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白小勇等一行七人,于2011年4月10日至19日,赴四川省凉山州西昌市参加了中国经济林协会油橄榄协作组召开的领导成员暨专家座谈会。现将参会情况汇报如下:
      一、 会议基本概况 
      中国经济林协会油橄榄协作组是全国唯一性的开展技术协作交流、促进油橄榄产业发展的学术组织,这次会议是今年的重要活动之一,会议云集了全国6省市从事油橄榄的专家教授、企业代表和业内人士共58人。这次会议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会议在西昌市举行,由凉山州主办,凉山中泽公司具体承办。一是参观考察油橄榄基地;二是省、州、市领导致辞讲话;三是邓明全教授技术讲座;四是大会发言交流。第二阶段是中国西部(甘、川、云)油橄榄产业开发会诊观摩会。具体活动日程是: 
     4月13日上午,与会代表实地参观考察了三个点:一是中泽公司位于西昌市月华乡红旗村沙子坝的月华乡油橄榄种植基地及育苗基地;二是位于西昌市东南西溪乡北河水库的北河油橄榄种植基地及育苗基地;三是位于川兴镇民和村、合兴村的民和油橄榄种植基地以及位于西昌市海南乡钟楼村的海南油橄榄生态水保林基地。下午,召开了中国经济林协会油橄榄协作组工作会暨油橄榄产业技术创新联盟工作会议,会上四川省民委副主任蔡世勤、西昌市副市长周仕伦、凉山州林业局副局长杨洪彬出席会议并致辞。 
      4月14日全天,与会代表围绕“油橄榄产业增产增收”的会议主题,认真分析了我国油橄榄产业发展历史和发展现状,研讨了当前产业发展存在的问题和今后的发展方向。先后有西昌市油橄榄产业发展领导小组主任池新华、我市经济林研究院副院长、油橄榄研究所所长邓煜、四川绵阳华欧油橄榄公司董事长肖剑、云南省林科院油橄榄研究所副所长宁德鲁、中国林科院研究员邓明全、陕西城固县原林业局局长谈克德、昆明市植物研究所研究员施宗明等14位专家和企业负责人在会上进行了广泛的交流商讨。                             
     本次会议的一个重要议程就是确定今年十月份在武都召开第四次年会,协作组认为应该把今年的年会与武都即将举办的“中国油橄榄节”结合起来,作为论坛的组成部分,既丰富了节会内容,又开展了学术交流,将对总结经验、宣传陇南、推动我国油橄榄产业起到积极作用。 
    4月15日—19日,专家组对四川会理、云南永仁、昆明海口等到地的油橄榄园进行了实地观摩会诊。通过现场观察、挖坑剖析,专家们普遍认为,我国油橄榄产业发展潜力巨大,前景广阔,大有可为,取得了重大发展,已形成了后机薄发的产业发展态势。但需要研究的课题很多,显露出的问题不少,主要是品种多而杂、经营管理粗放、产量低而不稳、经济效益不高,究其原因是引进的多数品种不适应当地气候和土壤,种植管理方式粗放,栽培技术落后,品种退化严重。特别是优良新品种的选引育问题已引起与会专家的高度关注和热议,成为首要问题,专家们认为应转变油橄榄育种方式,进行杂交驯化,通过自主创新,培育适应我国立地条件的区域性新品种,正如邓教授在海口林场提字中提出的“保存油橄榄资源,改良油橄榄品种,提高油橄榄生产力“。其次是进行栽培模式创新,并出台从中央到地方的产业扶持政策,各级政府应进一步加大政策扶持和经费投入支持力度。明确提出“以油橄榄产业技术创新联盟为平台,积极开展新品种选育和栽培技术研究,制定地方种植技术标准,建立长效协作机制,积极引智,广泛交流,壮大联盟实力,充分利用科研院所的技术优势推进产业发展“等工作要求。本次会议指明了今后油橄榄产业发展的技术方向,将对我国的油橄榄产业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二、 主要收获
      根据会议安排,我们把参会、观摩和引种结合起来,首先从武都开始,我们陪同中国林科院资深油橄榄专家邓明全、俞宁和李金花博士观摩了甘肃省陇南市、四川省广元市、绵阳市、西昌市和云南永仁、昆明市海口林场的油橄榄种植情况,在邓教授的带领下沿途深入10多处油橄榄园,边走、边看、边观摩会诊、边讲解品种特性,边鉴别品种,手把手示范修剪技术,得到了真传,学到了真经,感受颇深。所到之处、所见所闻,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两省对油橄榄产业发展的思路清晰,工作切入点把握准确,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发展路子,在谋划油橄榄产业发展上的新理念、新思维、新举措使我们受益匪浅,主要收获有四点:
      一是学习了好的做法和经验,启迪了产业开发思路。通过参观学习,大家普遍感到四川和云南发展油橄榄理念新、办法多、措施实、效果好,特别是把市场经济的杠杆功能和经济利益的调节手段应用于油橄榄产业发展的土地、资金、技术“三大要素”的资源配置上,变“制约瓶颈”为“利益链条“的主要做法有创新,直得我们借鉴。
      首先是“企—场联合“,建立利益共同体发展油橄榄。凉山州会理县木古乡有国有荒山和林场荒地近万亩,中泽公司同林场签订合作协议,通过租赁的方式获得了通安国有林场4000余亩荒山50年的使用权,解决了油橄榄基地建设用地的问题。 
      其次是“企—农联合”,建立专合组织发展油橄榄。公司与农户签订长期合作协议,由公司提供苗木、资金和管理技术,由公司负责回购农户生产的油橄榄鲜果,把农户的橄榄园变为公司的原料基地,目前已有120余户农民与公司签订了油橄榄种植合同,协议面积3000余亩。
第三是“企—科联合”,建立产学研联合体发展油橄榄。凉山丰达生态农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通过与凉山州亚热带作物研究所合作,双方签定技术合作协议,由凉山州亚热带作物研究所为公司提供技术支持,公司建设的油橄榄生态示范园作为热带所的科研基地,热作所根据油橄榄发展需要,由公司提供相应资金,进行必要的栽培技术试验研究,为公司解决油橄榄栽培的技术难题,公司最终将获得经济效益,热作所也将获得科研成果。
      第四是“中—外联合”,引智引商发展油橄榄。中泽公司长期聘请4名以色列专家来西昌指导油橄榄建园和管理,举办技术培训班,2009、2010两年已培训技术员200名。今年,西昌市将派出20人的培训团赴以色列MASHAV公司学习油橄榄种植的先进技术。
      第五是“种—养联合”,以短养长发展油橄榄。凉山中泽公司投入巨资引进了国内外见效快的名特优早熟和特晚熟优质水果品种40余个建立特色产业园,同时大力发展林下养殖业,提供大量有机肥,发展有机生态农业,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投入回报周期长的问题。
      第六是“生—经联合”,以生态优先的理念发展油橄榄。充分利用油橄榄树形美观、常绿耐旱、固土保水能力强的生态功能建设油橄榄生态防护林、水土保持林、水源涵养林,前期不图有果,但求常绿,后期果、绿双收,生态、经济效益双赢。这一理念的转变开辟了油橄榄产业大发展的广阔天地。新建设的川兴民和油橄榄生态园,以“邛海及西昌城区周边植被恢复工程”为载体,采取“政府立项、农户出地、公司实施、公司管理、公司受益”的荒山绿化与经济收益相结合的造林模式,先由公司培育苗木、完成前期整地,政府组织万人植树大会战,工程完工后交由公司经营管理。
      二是对比了我们的优势和差距,坚定了信心增强了紧迫感。滇、川两省都是我国发展油橄榄最早的省区,1964年3月3日,周总理就在云南省昆明市海口林场种下了象征中阿友谊的油橄榄树,同年栽植在四川省三台县的一株卡林已经成为全国“油橄榄树王”,但由于发展中坚持不够,导致大起大落,形成了目前重振旗鼓的局面。相比之下,我们甘肃省及陇南市的历任领导及人民群众在全国油橄榄产业处于低谷时坚持不懈,顶住了“砍树风”,保住了难得的种质资源,特别在中国林科院老一辈油橄榄专家的帮助下建起了大湾沟示范园,树起了全国油橄榄再次雄起的大旗,助推了新时期油橄榄的大发展,正如邓教授所说:“相比之下,甘肃陇南有油橄榄适宜的气候和土壤,中国油橄榄产业看陇南!” 考察中共同感到,我市发展油橄榄的气候和土壤条件比四川、陕西、云南都好,这是我们的优势所在,我们更应坚定信心,发挥优势、不求做大但求做强。这次考察中我们看到兄弟省市已经奋起直追,具备了候机薄发的技术准备,特别在良种壮苗培育和品种选引育方面已经有所超越,使我们感到了压力和紧迫感。比如,在苗木培育上已经实现了质的飞跃,由几年前从武都引进混合苗、裸根苗已经转变到以公司和科研单位为依托,建立标准化、集约化大苗圃,实行统育统供,再不提倡千家万户育苗走数量化扩张的道路,而是严格执行育苗技术规程,采取苗期修剪、立支柱绑扶干、利用尖叶木樨榄嫁接育苗等措施,培育良种苗、嫁接苗、大规格容器苗,使培育的油橄榄苗木达到国际标准,可以看出,今后云南、四川两省的油橄榄苗木将由这些本省的大苗圃来解决,武都生产的混合苗、弱苗、裸根苗被当地人戏称为“油橄榄草”,将不会在有省外市场,过去四川人到武都“一苗难求”的局面将一去不复返。本次会议期间,与会专家和代表共同热议的一个话题就是“品种选引育”问题,将来谁占领了这一制高点谁就会抢占先机、占领市场、掌握主动,但目前仅靠三省个自的力量谁也无法完成,一致认为必须以科研单位为技术核心,以科技型企业为依托,成立油橄榄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最大限度地发挥协作组的作用,统筹协调油橄榄品种选育工作,力争培育出中国自己的油橄榄品种。在这方面,云南省林业科学院经济林研究所帅先走在全国的前面,已培育出尖叶木樨榄与佛奥互交的中国油橄榄品种,进入试验观察阶段,并已开展了有性杂交试验和品种引进及对比试验。凉山州中泽公司也通过近10年的努力,已筛选出了适宜凉山州发展的佛奥、卡林、配多灵、科拉蒂拉、奇迹等品种,在凉山州扩繁推广。
      三是进行了交流,增进了友谊,推介宣传了陇南。本次参会人员涉及北京市、上海市、甘肃、云南、陕西、四川四省两市39个单位,基本包涵了目前全国从事油橄榄产业开发及科学研究的业内人士,特别是目前还健在的老一辈油橄榄专家邓明全、李聚桢、淡克德、施宗明、杨卫明、张植中等六位老先生精神矍铄地参加会议并为共同发展我国的油橄榄事业献计出力,十分令人感动。在开会及学习考察中,我们与这些老专家虚心求教,同时与中国林科院油橄榄专家、各省油橄榄栽植区的领导、基层干部及加工企业的负责同志进行了广泛接触,并就品种资源共享、技术交流与合作方面达成了意向性意见。在座谈会上,我们介绍了陇南发展油橄榄的优势、取得的成效和做法,引起了与会代表的共鸣,推介宣传了陇南的油橄榄产业。
     四是甄别鉴定引进了珍贵的油橄榄品种,为建设我市油橄榄种质资源基因库引进了基因材料。充分利用老专家聚会同行的难得机遇,随行邓教授一行边走边鉴定品种边引进繁殖材料。从四川西昌、云南永仁、昆明海口林场等地引进了尖叶木犀榄、墨西哥小苹果、尖叶佛奥、尼肖特、卡林、贝拉、切姆拉尔、爱桑、卡拉蒙、马斯特、胡耶特、米札、奇迹、希腊豆果、会理x、海口优1、海口优2、海口1、海口2等19个品种的苗木和接穗,已星夜兼程运回完成了入库嫁接。
      三、几点建议
      本次会议既是一次座谈交流会,又是一次中国西部省市油橄榄产业开发观摩会,通过交流观摩和对比分析,现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1、巩固提高与扩张基地并举,打造新的油橄榄产业带。四川、云南两省这几年发展势头很猛,步伐加快,采取一系列措施强力刺激超常规发展,我们应有紧迫感加快发展。根据已经批复的全市油橄榄总体规划,以每年4万亩的任务量稳步推进。在发展区域布局和工作重点上应有所侧重,武都区要一手抓适生区全覆盖,一手抓橄榄园提质增效,重点推广高接换优和综合管理技术,加快低产低效园改造,实现面积、产量、效益同步增长。文县要把白水江流域作为适生新区加快发展,县委、政府要制定超常规措施,编制切实可行的发展规划,把发展油橄榄产业与退耕还林后续产业培育结合起来,与林改配套措施结合起来,与生态修复工程结合起来,强力推进基地建设步伐,力争建成继武都白龙江流域之后我市的又一大油橄榄产业带。
      2、树立提质增效益先种苗先行的思想,启动建设油橄榄良种工程。一是建设市级油橄榄种质资源基因库,引进国外品种,收集国内品种,选择优良品种,力争在五年内建成全国收集油橄榄种质资源最多最全的国家级活体基因保存库。二是尽快建立设施齐备、配套齐全、符合国际标准的良种壮苗繁育圃,把培育新一代品种苗、纯正品种苗、良种嫁接苗、大规格容器苗作为生产方向,彻底摈弃过去单纯追求产苗量、高密度培育品种混杂不清的等外苗的作法,使种苗质量有一个质的飞跃。
     3、建立产学研联合体,开展合作攻关。这次会议期间,已与全国从事油橄榄科学研究的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的负责人和专家建立了联系,特别要加强同中国林科院、林产工业研究院、云南省林科院、四川省林科院、西昌农学院等单位和专家的联系与往来,建立产学研联合体,实现优势互补,合作开展杂交育种、主栽品种筛选、优良株系选择、大尺度多点区试、营养分析诊断技术、数量化栽培技术试验等攻关研究,掌握核心技术,占领原始创新的制高点,依靠科技进步助推油橄榄产业持续发展。
      4、组建陇南市油橄榄产业创新联盟,实现产业化经营。目前,我市已有9家加工厂12条生产线,加工拉动型的格局基本形成,但都各自为政、各有品牌,标准不一,良莠不齐,为此建议组建陇南市油橄榄产业创新联盟,打破行政管辖界线,建立利益共同体,把油橄榄种植专业村、种植大户与加工企业进行对接成立若干个集种植和加工企业于一体的油橄榄专业合作社,再把这些合作社整合起来组建成产业联盟,实行“七统一”,即统一生产技术、统一质量标准、统一贴标包装、统一配额生产,统一价格定位,统一广告宣传,统一打造“陇南橄榄油品牌”。 
     5、成立“陇南市橄榄油质量控制及检测工程中心”,建立HACCP,加强橄榄油的市场监管和技术监督,打造和保卫“陇南特级初榨橄榄油”品牌。同时以市工商局、质量局、商务局、工信委、食品安全、卫生等行政执法部门和市经济林研究院油橄榄研究所为技术依托成员单位,成立“陇南市橄榄油质量控制及检测工程中心”,建立HACCP体系,从生产、灌装、仓储和终端市场等关键节点上定期、不定期进行抽检,开展评油比赛,公开发布检测指标,进行社会公众监督,实施橄榄油质量安全控制和管理,严控国外进口油进入陇南橄榄油市场,严厉打击以国外进口“灯油”、“精炼油”、“非纯橄榄调和油”冒充“陇南特级初榨橄榄油”损害陇南橄榄油品牌形象、损害消费者利益的形为,实行重奖重罚,规范陇南橄榄油市场。
      6、积极开展外合作交流,注重实用型高端技术人才培养。我国虽然引种栽培油橄榄40余年,但与地中海沿岸国家相比仍显得很年青,无论在栽培管理水平上还是橄榄油质量控制上都有较大差距。一方面应认真学习和借鉴国外先进技术,积极开展引智活动,加强多边合作交流。不但要与传统种植国希、西、意巩固合作关系,而且还要与新兴的种植国如突尼斯、土耳其、以色列、澳大利亚发展新的合作关系,同时加强与国外有影响的大公司的合作,争取促成意大利贝亚雷斯工业集团(PIERALIS)“中国培训中心“落户陇南市。另一方面存在的一个突出问题是实用型高端人才匮乏。出国参加短训班的多,但在国外的橄榄园、榨油厂、研究所、农学院接受过一个生产周期的长期系统培训的人几乎没有,对油橄榄的现代栽培技术和生产管理技术掌握不够,仍沿用几十年以前的传统经验,已与产业发展趋势和技术需求不相适应,应选派3—5名目前从事油橄榄工作、好学吃苦、有一定基础的中高级专业技术人员赴国外橄榄园进行一个生产周期的跟班培训,系统掌握油橄榄种植技术为我所用,以更好地促进油橄榄产业科学发展。


上条资讯:中国林科院与市经济林研究院举办
下条资讯:《中国引种发展油橄榄回顾及展望》《序》